少天啊

没有产出+墙头超多+偶尔刷屏=不要关注我

【酒鱼】青莲先生传 序

旁观者第一人称视角
短小 逻辑废

  先生,走的匆忙,见他常不着调的潇洒恣意,很难想象有何事能令他如此着慌,我只好日日背诗。

一本诗经将将背完。先生才回来。

转眼已经是大半年时间了,先生瘦了不少,常挂着的酒葫芦被换作一只白玉游龙酒壶。拿了一匣半旧的酒觞,算是上好的白玉质地。我问先生如何有这等好东西?他只说是故人之物,我是相信的。

先生的故人,我见过几位都是极有风骨的。

有一位消瘦至星销骨立的人常来看望先生,也常失兴而归。

先生惊奇地问我如何会想到那一位。

“工部对先生那是真真敬仰。”

先生也只是笑。

等到开春先生又走了,到仲春时节,我来先生的小院,见先生正在舞剑,我识先生四载有余,日日讨教诗文书画,也得幸见过两回先生舞剑。

一回是,先生醉酒时含糊谈到他意中人成亲之事。

二回是清醒,说得了一副白玉棋具。

确实是好玉。

先生爱不释手,也只拿出来过两回,如他的意中人情到深处,怕是不愿拿出来给别人看的。

我入小亭微憩,见石桌上有一幅画,金丝边裱,细致入骨,是一位男子,气质斐然,与先生相比温润有余,凌厉不足。身旁勾了几只蝶,甚是灵动,也难得相配。

这位我见过两面,着实人比画像更雅三分。拓了章,题青莲居士——先生的号。在看款是十数年前了。

先生收剑,盯着剑穗稍怔,才走入小亭。

“先生今日舞剑所为何事?”

先生为自己斟了半杯酒,斜睨我一眼“与尔何干?”呷一口,起身将画小心收起来,我追问道:“先生,那位心上人,如今如何。”

先生收画的手一顿,强作镇定之下又轻颤起来,

“去其所欲之境”他低头“长眠了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9)

  1. 贤者大人吃鱼吗少天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