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天啊

冷cp怎么了?产粮就完事了

【酒鱼】 摸鱼

日常摸鱼 ABO
借梗“O发情期前收集A用品堆窝”
一点小小的R

想被你占有。
最后一滴酒从酒葫芦里滑落,轻巧的扰乱酒面,泛起涟漪,在双龙白玉杯里一圈一圈的荡漾。李白用指尖碰了碰杯壁,一点温度缠绕在他手指上,他抬头,看到庄周用手扶着下巴,一抹红霞从双颊晕开,艳色一点一点弥漫,没入领口,庄周醉了。
他总是容易醉。
李白将手伸进杯子里面,用酒将手指沾湿,然后在庄周的唇瓣上点了两点,柔软的嘴唇随着他的动作微微张开,酒液沾上樱红的唇,使之水润起来,颜色也更深,庄周皱了皱眉头,空气中逐渐泛起清香,像陈年的桂花酒,无形的荡漾起来,冲进李白的嗅觉里,这是庄周信息素的味道,这气味儿浓郁起来,想整个人都被泡在酒坛子里,却不刺鼻,萦绕周身,生生把人给熏醉了。庄周睁了睁眼睛,眼底是一片水雾缭绕,他扶着桌子站起来,手指也透着粉。原先清心寡欲的夫子,如今扶着桌子也站不稳,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,身子一下子就软了。李白忙过去一把把人捞进怀里:“子休?”
“嗯……”庄周从嗓子嗯出一声,在李白耳朵里这一声应答怎么都是带着撩人的意味一点点绕过来的。
庄周发情了。
作为峡谷里难得的Omega,和李白仅仅是朋友之上,李某人鲜少约人对酌,也只是庄周,也只是今天。
只可惜夫子还以为李某是个怎样的正人君子。
信息素的味道缠绕过来,李白眼角有点泛红,庄周就软软地躺在他怀里,无力反抗,不时从喉咙里溢出一点不像样的呻吟,他们互相影响,谁也不比谁好过,李白的大脑糊成一团浆糊,欲望从头到脚蒸腾着,太阳穴一跳一跳,他没喝两杯,已经醉的不轻,浑身上下的叫嚣着“占有他,标记他,让他完完全全变成你的私有物”,李白只能咬牙,看都不敢看怀中人一眼。
庄周闭着眼睛,情 欲试图占领他的大脑,糟糕,太过糟糕,李白身上的味道很快溢出来,清香,说不上来,只是一点点在他身上作用,整个人就是个荷尔蒙发射器,信息素都好像是春 药味儿,庄周口都不敢开,心里着急,想叫这个蠢货快点离开,又想他留下来帮忙。
我想被你占有。
庄周眉头锁成一团,咬着牙说:“李白……你放开。”李白好像被吓到一样,手指收的更紧,又慢慢松开:“子休。”
他又叫了一遍:“子休,有药吗?”
庄周现在从脑子到脚趾通通乱七八糟,该硬的地方硬的发疼,下面已经湿成一片,庄周一句话都不敢说,小幅度摇了摇头。
我想被你标记。
李白艰难地把人放在床上,准备铺上被子,庄周下意识喊出来:“别……哈……不要。”一句碎掉的警告,李白一点都不想给他被子,他看着庄周红成一片的皮肤,只想干 他,狠狠地,叫他话都说不出来。
我想要占有你。
但他只是伸手揉了揉眉心:“我去……给你买药。”一个字都不能多说,一秒钟都不敢多待。
不,别走。
李白转身就走。一眼都不敢再看。
李白一离开,庄周就压抑不住地喘息起来,他蹭到床边抖开被褥,就看到里头的东西,全是李白的,或者是沾有李白气味儿的东西,味道对于现在的庄周来说,像烈火之上的一阵疾风,带给一丝清凉,却令火势越来越旺。
想被你占有。
想的浑身发痛。
想的快要哭出来。
李白回来的很快,他贸贸然推门进屋,就看到庄周正背对着他,露出整片染红的后背,微弓着腰,李白喉结动了动,绕过去,看到庄周正闭着眼,揪着他的外套,身旁散落着零零散散的东西,都是李白这几日用旧或不见了的,而庄夫子本人,正在自渎,嘴巴小口小口喘息着。发出意味不明的呻吟,小声叫着太白。
完蛋了。
“子休。”李白把药扔在地上。
想占有你。
想欺负你
想操 你。
想让你哭。
……
我爱你。
庄周被吓到了,睁开眼,水雾弥漫的眸子,定定看了一眼李白,咬了咬下唇。快哭出来的样子。
“子休。”李白突然笑出来,一条腿跪在床上,伸手握住庄周的手指和硬起来的小东西。庄周全身上下都在发烫。
秀色可餐。
“夫子平时,可不是这样子的。”李白把人圈进怀里,舔了舔庄周的喉结,看到人快哭出来又只能被他摆弄的样子。
“太白。”庄周只能哼哼。
想被你占有。
想被你欺负。
想被你操 弄。
……
我爱你。

评论(5)

热度(66)

  1. 贤者大人吃鱼吗少天啊 转载了此文字